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武汉

中将丁来杭首次以空军司令员身份亮相

时间:2018-02-24 来源:互联网

  原标题: 中将丁来杭任空军司令员

  据“空军发布”微信公众号消息,9月1日,空军以最高礼节在空军航空大学迎接1000余名新飞行学员加入“蓝天方阵”。

  2000余名新老飞行学员整齐列阵,接受中国空军司令员丁来杭中将检阅。今年招收的新飞行学员来自全国31个省(市、自治区),是从12万名报考空军招飞的应届高中毕业生中选拔而出的。第11批34名女飞行学员也在方阵中。

  “政事儿”(微信ID:xjbzse)注意到,这是公开活动中,丁来杭首次以空军司令员的身份亮相。

  此前,空军司令员由中央军委委员马晓天担任,8月22,马晓天还以中央军委委员、空军司令员的身份会见了来访的柬埔寨空军司令邢桑南。

  丁来杭中将在检阅新飞行学员时提出,空军正经历前所未有的深刻变革,“空天一体、攻防兼备”战略转型加快推进。空军新锐一代飞行员要不忘初心、红心向党,争当能打仗、打胜仗的战斗员,争当战略空军的建设者,成为攻防兼备、无坚不摧的“长空利剑”。

  “政事儿News”(微信ID:zsenews)统计,这是本轮军改以来,继沈金龙接替吴胜利出任海军司令员、李作成接替房峰辉出任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之后,第3次涉及到中央军委领导层的人事调整。

  “政事儿News”注意到,杭州是丁来杭的家乡,他的名字中也有一个“杭”字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丁来杭出生于1957年9月,毕业于空军指挥学院,曾任空军航空兵第二十四师七十一团副团长、团长、副师长、北空训练基地司令员、空军某部参谋长、空军福州指挥所司令员、空军指挥学院院长等职。

  2009年,丁来杭出任成都军区空军参谋长,跻身正军级将官之列。2012年,升任原沈阳军区空军司令员,次年晋升空军中将军衔。本轮军改启动后,去年2月,任新组建的北部战区空军司令员。

  丁来杭是十一届和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。“政事儿”(微信ID:xjbzse)发现,2008年以来的历次人代会议,丁来杭发言时经常谈到两个关键词,“战斗力”、“信息化”。

  “大数据这个概念自从1980年首次提出,不论在经济领域还是在军事领域,都得到了广泛的运用,在有些领域运用甚至是革命性的”,今年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,在解放军代表团第一次全体会议上,丁来杭发言时首先回顾了近年来大数据对社会发展产生的深远影响,“这两年大数据建设在全军逐步推开,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必须引起重视的问题。他建议,进一步加强组织领导,统一设计、统一建设,突出全军一体化联合作战运用,实现功能集约化、效用最大化;进一步加强统一管理,建立一整套严格正规的制度机制,建立一支专业化人才队伍,加强数据保密管理,确保信息防护安全。”

  2015年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,丁来杭谈到:凡属重大改革都要于法有据,加强实战化训练也应如此。当前有的部队训练随意性大,缺乏法规约束,需要尽快出台一部实战化训练与考核大纲,推动实战化按纲施训。

  他认为:与快速发展的军事实践相比,现行的战斗条令、训练大纲编修模式相对滞后,周期过长,甚至有的条文刚修订就已经过时了。建议改成“活页条令”“活页大纲”,及时更新增减,使之与军事变革、时代进步、技术发展、训练创新同频共振,更好地指导部队训练。

  2014年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,丁来杭接受采访时说,“中国空军是全疆域作战的部队,不管那一个方向有任务,空军都是首当其冲。”把空军的战斗力时刻准备好,一旦祖国有召唤,中国空军一定能飞向任何战场去打赢战争。

  他当时建议:组建专职合成蓝军部队,由各军兵种抽组尖刀分队参加,配备最好的武器装备,严格按照“对手”的训练模式、内容和标准组训施训,最大限度演真扮像假想敌,发挥好“磨刀石”作用。

  2012年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,当军队人大代表热议加快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这个话题时,丁来杭还曾“现身说法”,介绍说过去两年,他多次带队完成信息化条件下陆空联演、突防突击和对抗空战演练等重大任务。厚厚的一本“战场笔记”,写满了他对训练转型的思考。他认为,加快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,目标必须清晰,正如摸着石头过河,能摸着石头很重要,看清对岸在哪里更重要。

  丁来杭还曾于2015年12月在解放军报刊文《借助数据驱动国防和军队创新发展》。

  “大数据时代,谁掌握数据主动权和主导权,谁就能制胜未来”,他写到:军事大数据,是国防和军队建设的基础性战略资源和前瞻性战略高地。当前,应加大借助数据驱动国防和军队创新发展力度,借以更好地突破我军原有发展模式的历史局限,渐进破解我军由大到强转型的阶段性困局。

  来自《解放军报》等媒体的报道显示,强调“战斗力”、“信息化”的丁来杭,执掌空军最高学府空军指挥学院、担任原成都军区空军参谋长等职务时,也非常注重战斗力建设。

  《解放军报》发自2011年4月的报道,当时记者在成空部队采访,耳边不断重复两个字:敌情!敌情!敌情!当时,成空部队把打雷、下雨、老鼠等都当成“敌情”。

  以打雷为例,每次打雷之后,成空某地空导弹旅通信参谋尹江都要拿上万用表,爬上战车测试。他说:“一个雷相当于一个电磁脉冲炸弹,对兵器设备的精密元器件有可能造成损伤。”

  还有老鼠。在成空某雷达团,连接雷达车之间的电缆都蒙着铁皮套管。目的是“防鼠咬。”

  把打雷、下雨、老鼠等都当成“敌情”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?回答这个提问时,时任成空参谋长丁来杭说:信息化战争,信息化平台把所有人员、所有装备连接起来,织成一张大网,一根“网绳”断裂、一个“网结”脱落,整个作战体系可能瘫痪瓦解,千军万马可能溃不成军。有个谚语我们耳熟能详:“一根铁钉毁了一个马掌,一个马掌毁了一匹战马,一匹战马毁了一个国王,一个国王毁了一个国家”。如果说低技术含量战争,“小问题”引发的灾难有巧合的因素,那么今天在信息化条件下,战争中因“小问题”导致连锁反应,进而动摇整个作战体系,就是一种必然和常态了。

  丁来杭讲述了一个故事:有一次,某指挥所一名机关干部值班时,6分钟不在位,受到警告处分。其实,原因很简单:这名干部从三楼下到一楼,上了趟厕所。虽然处分的是一名干部,但从此,成空各级指挥所多了两条规矩:一是指挥员上厕所时要交接,二是卫生间要建在指挥所内。

  他当时强调,把“小问题”和“敌情”挂钩,目的是加快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,“成空领导常对部队算这样一笔账:加快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,好比‘加1’和‘乘0’。训练向前发展一步,我们就距打赢更近一步。这是日积月累‘加1’的过程;而我们每放过一个问题,就是为打赢埋下一个隐患。一个隐患可以导致一场战争的失败,这就是‘乘0’的结果”。

  他表示:建设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、加快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,非常关键的一条是体系链条上不能有“裂纹”。靠什么解决“裂纹”问题,就靠在平时的训练和管理中不放过这些“小问题”。其实,解决好今天的问题,就是打败明天的敌人。

 

上一篇: 北京北二环边“城中村”开拆 下一篇:孙杨全运会上收获个人运动生涯的第100块